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处露秋 (jg202) 的博客

学别人的长处,让自己也长高一截

 
 
 

日志

 
 

吴昌硕与任伯年的关系  

2016-08-02 11:28:56|  分类: 美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华祝三多图

任伯年与吴昌硕,亦师亦友。当然,师在前,友在后。吴昌硕经高邕之等的介绍,与任伯年结识,后成为朋友,两人情同手足,毕竟任伯年比吴昌硕只大四岁。任伯年曾对初学绘事的吴昌硕说: “子工书,不妨以篆籀写花,草书作干,变化贯通,不难其奥诀也。”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人物肖像图

这既是一个时代积淀下来的艺术风气,更是中国艺术史上崇尚金石的传统所致。果然,吴昌硕不负所望,如他自述,“我生平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其实,在他心底,既对任伯年于习画之初的此番点拨心存感念,又对任伯年的画艺崇尚有加,他普经如此评价过任伯年:“名满天下,余曾亲见其作画,落笔如飞,神在个中。”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风尘三侠图

吴昌硕非常尊敬推崇任伯年。 但在艺术创作上,却从不满足表面的摹似。他曾说:“画当出己意,摹仿堕尘后;即使能似之,已落古人后。”他充分利用自己所长,发挥独创精神,最终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因而,在中国近代美术史上与任伯年同为两位杰出的画家。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苏武牧羊图

据吴昌硕的儿子吴东迈先生讲:吴昌硕在三十多岁时,喜爱画画,但苦无师承,后经友人高邕之介绍,认识了任伯年。任要他画一张画看看。他说:“我还没有学过,怎么能画呢?”伯年道:“你爱怎么画就怎么画,随便画上几笔就是了。”于是吴昌硕就拿起笔来随便画了几笔。伯年看他落笔非凡,用墨浑厚挺拔,不同凡响,不禁说道:“你将来在绘画上一定会成名。”吴昌硕听了,觉得 不可思议,但任伯年却严肃地说:“从你现在笔墨工夫看,已经胜过我了。”由于吴昌硕的好学,任伯年的谦虚好客,此后,他们两人既是师生,又是画友, 往来密切,成为至交,始终保持着诚挚的友谊。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梅花仕女图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正是任伯年创作旺盛的时期,也是吴昌硕习画的开端。有一天晚上,吴去看任,进屋后家中无人,找了好久,未见主人,后来突然在屋顶上看到了任。原来,他被两只正在打架的猫所吸引,出神地观察着猫儿的神态。这一举动, 后来被吴昌硕传为美谈,也启发吴昌硕创作必须从生活中撷取素材。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梅雀图

吴昌硕接受了任伯年的指点,一变其法,利用自己书法之所长,充分发挥书法艺术中的笔墨工夫,将其笔法墨法掺入绘画之中,经过反复实践。遇有好的示范作品,也往往要临摹多次,必尽得其精髓而后罢休。然而,他并不是把任伯年的示范作品描得一模一样为满足,而是吸取了老师千变万化的章法,灵活多样的艺术语言和个性独特的表现手法,终于能熟练地“以籀写花,草书作干”,独树一帜地创造了完美的艺术形象。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五伦图

他的绘画,无论梅花、荷花、 紫藤、松柏、杂卉,都是生动地运用“从书法演画法”、“画与篆法可合并”技法的艺术成果。融书入画,虽早已有之,不能说是吴昌硕的创造,但大胆地尝试,并得到发展,吴昌硕无疑是有贡献的。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吴昌硕 岁朝清供图

约在1879年前后的一段时间里,吴昌硕每天必至任伯年家,谈天论画,切磋琢磨, 相互砥砺,共同提高,因而技艺大进。师友感情十分融洽。甚至连吴昌硕的许多朋友如沈石友、赵石农、杨藐翁……等,也成了任伯年的门客。这些人物,至今还能在任伯年的绘画中,见到他们的肖像影貌。从这里,我们看 到了任伯年作画的勤奋,名师并不虚传。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吴昌硕 牡丹水仙图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任伯年和吴昌硕的关系更为密切。十余年间,吴向任索画更多, 单任为吴画的肖像,就有《蕉荫纳凉图》、《芜青亭长象》、《饥看天图》、《酸寒尉》。除此外,还有任伯年为吴昌硕画的一把他自己设计制作的紫砂方形茶壶,壶上款识有“己卯春仲任颐”,壶的造型美观、朴素、新颖、落落大方。壶上平刻乌龟两只,提梁上刻有博带等饰物。茶壶的发现,即可证实任伯年不仅是一个画家, 而且是一个善于捏象、制作陶器的工艺美术家。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任伯年 寒酸尉

《酸寒尉》是任伯年为吴昌硕画的又一帧肖像,作于1888年,那时吴昌硕已四十五岁。熟悉了解吴昌硕的任伯年,摄取拜客时拱手逢迎的尴尬相,吴昌硕身穿朝服,拱着马蹄式的双袖,戴着没有顶带的红缨帽,葵黄色的袍子,上罩着乌纱马褂,两只厚底靴,支撑着一个踌躇不前的身躯。画家比较深刻地揭示了吴昌硕身任小吏时期那种内心矛盾的心理状态。

画家塑造“酸寒尉”这个形象是成功的, 他真实地反映了吴昌硕被举为小吏时的矜持意态。选取和突出那些最能表现人物精神、性格的外貌形象的特征、冠服、拱手、马褂、没有顶带的红缨帽……,这是吴昌硕社会地位的外貌特征,是刻画“酸寒尉”不可缺少的富有表现力的道具。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吴昌硕 岁寒同心图

吴昌硕对任伯年是非常敬佩的,在他六十七岁时为任伯年画的册页《画树长春》题款中写道:“伯年先生画名满天下,予曾亲见其作画,落笔如飞,神在个中,亟学之,已失真意。难矣!此册花朵,如风露中折来,百读不厌。”可见他对老师的敬慕之忱是溢于言表的。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吴昌硕 桃花

然而,他在师法前人,学习传统方面,临摹前辈大师们的墨迹时,从不满足于表面的形似,更不以摹仿代替自己的创造。他尊重前人,但又不迷信前人。他十分重视绘画的独创性,他主张“画之所贵贵存我”、“画当出己意”。在这种创作思想指导下,他的作品无论构思、布局、造型,大胆革新,力求新颖,独辟蹊径,自成一家。

吴昌硕与他竟还是这样的关系!

吴昌硕 贵寿多福

由此可见,“贵存我”,“出己意”成了高徒的必要条件。没有“贵存我”,“出己意”就不可能成为高徒;也没有绘画的独创性和艺术形式的多样性。吴昌硕文字训诂、金石考据、诗文书法比之伯年当有更多的修养和研究。特别篆刻与书法能臻于妙境,能运用自如地参用各体书法来作画,笔法凝炼遒劲,使画面具有浓厚的金石味,再加诗、书、画三位一体,成了吴昌硕绘画艺术的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